爱尚官方下载

“乔先生,恭喜恭喜啊.“

乔峰一到地方,何贯昌就起身满面笑容的道贺.

“谢谢何先生.“乔峰身子微低笑着道谢.

跟在何贯昌身旁起身的是洪金保,程龙,元飚师兄弟三个,三人也纷纷道贺,乔峰笑着点头回礼.

然后才是嘉禾大老板邹闻怀,邹闻怀坐那没动,说了声恭喜后,邹闻怀接着笑着说道:“没想到啊,区区五年,乔先生就买下了邵氏院线,五年就走过了邹某人用了二十年才走完的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邹先生过誉了,我怎么能和您比,您当年创业的时候正是邵氏一家独大的时候,能顶着邵氏的百般打压阻挠将嘉禾发展成香港最大最成功的电影公司,您才是真的厉害.“乔峰很谦虚的恭维道.

乔峰这话也不算是太过恭维,邹闻怀确实厉害,当年他在邵氏当院线经理的时候因为和刚刚进入邵氏的方艺华不和,一怒之下离开邵氏,带着何贯昌,蔡昌勇等人成立了嘉禾.

那时候是真难,因为长城等左派电影公司受于内地的影响大不如前,邵氏就是那时候香港影坛说一不二的霸主.

对于刚刚成立的嘉禾这个自家公司出走的叛徒成立的公司,邵谊夫那是百般打压.

而那时候的嘉禾是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拍了电影还找不下院线给上映,嘉禾一度都已经走到了关门大吉的边缘.

虽然后来因为国泰老板一家和一众高层飞机失事,嘉禾抓住机会拿到了国泰院线还有在东南亚的发行渠道,然后又邀请到了被邵氏给放走的大拿李晓龙,嘉禾从那时候开始崛起于香港影坛.

虽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是不得不说,要不是邹闻怀自己本事够大,眼光也好,还很有决断,嘉禾不一定能坚持到国泰高层飞机失事,就算坚持到了也不一定拿下国泰的院线和发行渠道,还能把嘉禾发展的像现在这么好.

清纯美女雪白公主裙森林仙气十足写真图片

因为嘉禾那时候可不像乔峰80年穿越来的时候那样有三家主流院线,好多家电影公司那样让他可以左右逢源的.

嘉禾能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程度,都是邹闻怀个人能力的体现,当然这里边何贯昌,蔡昌勇也是出了大力的.

说过客套话,众人重新落座,乔峰被让到了靠里边,紧挨着关芝琳坐下.

等乔峰坐到身边后,关芝琳才有机会和乔峰小声腻味两句,抱怨两句回来香港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为什么不告诉她等等.

“你晒黑了.“

乔峰就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让关芝琳忘掉了所有要抱怨的,一脸紧张的摸着自己的脸惊慌的追问:“真的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我觉得还是以前那样啊.“

关芝琳手忙脚乱的拿过自己的包包打开翻出小镜子就往脸上照,乔峰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脸上不动声色,内里胃都要笑疼了.

“关小姐,看看乔先生多心疼你.这明明还是那么白那么漂亮,乔先生却说黑了,看来啊,乔先生对我们请你到泰国拍戏心里有很大不满啊.“何贯昌听到乔峰和关芝琳的对话,于是笑呵呵的打趣的说.

“哼,何先生说笑了,他哪里是心疼明明是嫌弃嘛.“关芝琳很会说话,何贯昌虽然是开玩笑的说乔峰因为自己对嘉禾不满了,但是保不齐何贯昌心里就是这么想的,邹闻怀,洪金保,程龙他们也可能这么想,要真是这样,那不但自己会给这些人留下不好合作的印象,对于乔峰来说也肯定不是好事,所以关芝琳故作娇嗔的把话拉到了自己身上,说乔峰是嫌弃自己.

乔峰听到关之琳那么说心里就明白她的好意,虽然乔峰并不在意邹闻怀何贯昌他们会怎么想,但是关芝琳这么为自己着想,他心里还是暖暖的,这妞虽然很能搞事,但是对自己却是真的好,这也就足够了,喜欢闹就闹吧,对她多宽容一点也就是了.

“何先生,你们年前那部还是在曰本拍的,怎么这部就换到泰国拍了.“桌子下,乔峰伸手轻拍关芝琳的小手示意自己明白这心意,眼睛却看向了何贯昌笑问道.

“哎,没办法啊,曰本物价涨得太快了,拍这部戏我们明星就请了一大堆,光是片酬就够呛,要是再跑曰本拍,那不管是请一些临时演员啊,还是租片场,搭景什么的,要花费的钱又是一大笔,可我们又不想在香港取景,因为想给观众们一些新鲜的东西嘛,所以,只要选个物价低的地方拍喽,泰国物价那么低,只是从曰本换到了泰国取景,这中间的花费就少了几百万,这买卖,乔先生你说是不是很划算啊?“何贯昌有些夸张的解释.

不过虽然解释的夸张,但是洪金保等人却是附和的点头,看来确实都对曰本的物价飞涨头疼不已.

又闲聊了一阵,何贯昌,洪金保,程龙他们把关芝琳好一顿夸,说演戏多么敬业,多么能吃苦,完了又说在里边演一个重要角色的刘德华是多么好多么好的演员,又说只是客串几个镜头的李赛风多么漂亮多么怎么的,反正是把属于乔峰公司的几个演员都一顿好夸.

对于刘德华,李赛风的夸奖乔峰心安理得的全收了,毕竟这两人情却是就是很好的,但是对于夸关芝琳多么敬业多么能吃苦,乔峰就暗自撇嘴,心里吐槽睁眼说瞎话,你们亏不亏心啊.

关芝琳什么样儿,乔峰最清楚了,这妞你要说她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逛街逛的很敬业,不觉得累不觉得苦乔峰百分百信,说她拍戏敬业能吃苦,那是打死乔峰都不信的.

她能不闹什么幺蛾子把戏演完那就邀天之幸了.

何贯昌他们这么亏心的一顿猛夸肯定是有缘由的,否则犯不着这样,那么究竟为的是什么?

“邹先生,何先生,今天请我来不会就是为了当我的面夸他们几个的吧?“乔峰笑呵呵的问.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