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最新破解版下载安卓版

看到朱芷娥的身影,朱审烜一愣,待看到常宇后他眼睛就顿时亮了起来,蔡懋德等官员们也有些意外,刚想对他施礼,但看到常宇使了个眼色,便知他不想暴露身份,于是诸人只是微微点头。

“一早听闻你回来了,想着待会去寻你呢,不成想你却来了,南边形势如何?”太原安危事关晋王一脉兴衰,朱审烜很是上心,把常宇扯到一边悄悄问道。

“暂时拖住贼军”常宇随口应道,他更关心朱审烜的慈善晚宴成果如何?

“募银五十万,粮二十万石,本王可是把城中所有叫得上名的官绅富豪都给拽上了”朱审烜看着常宇似在邀功:“你叫本王做的,本王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厂公大人如何发威了”。

好家伙,常宇有些意外,在他看来能募个十万两都不错了,粮食能弄个五万石都是算意外之喜了,没成想朱审烜给了他个超级大礼包。

“意外吧,本王使了个杀手锏才有这等收获”朱审烜一脸得意。

啥杀手锏,常宇好奇。

“封锁城门,只准进,不准出!”

常宇恍悟,果然够狠毒,历史上贼军东征,所到之处,那些城中的富豪官绅们闻风大多立刻北逃,或者直接潜入深山中。

朱审烜现在封城是个狠招啊,老子不走,你们也别想走,老子死了你们就要陪葬,也怪不得这些富豪们这么大方了,逼不得已,守不住城,大家都得死!

牛逼!常宇对朱审烜伸了个大拇指!

“现在咱们有钱有粮还有兵,若还守不住太原城的话,那真特么的废物了!”

阳光美女的清纯素颜照似明星

朱审烜立时大喜:“你这是有十成把握了”。

不!常宇摇头,

朱审烜一怔:“你刚不是说……”

“刚才意思是万事俱备,可以放开打了,但能否守住还要看军心,士兵愿意出生入死,敢杀敢打才有十足把握”常宇说着尝尝一叹:“现在的军心你也是知道的”。

朱审烜脸色顿时变得灰败,他当然知道大明现在的军心了,士兵几乎都是在混日子,没几个愿意打仗的,一旦干起来,能降就降,能跑就跑,没几个愿意卖命的。

“那,那,你可有什么好的办法?”

常宇苦笑:“什么叫好办法,现在只有一手银子,一手刀,听话的赏,不听话的砍了,双管齐下应是凑效的”。

朱审烜微微点头:“好在还有一手银子,若没银子只有刀也是没用”。

“厂公大人,草民有话可否当说?”

常宇和朱审烜在一旁说话,蔡懋德等人也在一旁不远,两人对话众人也都听得到,只是没人插口罢了,此时有人插嘴,而且竟然是那个刚从吕梁山沟过来的放羊倌于成龙。

“于兄尽管说”常宇抱拳道,于成龙此时无官职在身,实说就一草民,但常宇敬重他呀,言行举止中都礼敬有加,这也是其他官员不敢小看于成龙的缘由。

“大人言重了”

于成龙其实一直不知道常宇这个权势赫赫的大太监看上他啥了,讲真他和其他文人一样对太监也含有极大的偏见,这是文人和太监群体的一种天生敌意,但他内心对常宇又极其矛盾,一点都讨厌不起来了。

这些天他也听了很多有关常宇的传说,甚至连蔡懋德这种老牌资深的天敌都对常宇赞叹有加,而他观常宇其人虽年少,行径也怪异,但深感此人于那些传说中的权监极大不同,所以隐约间对常宇也有亲切感。

“大人,咱们既然能用非常之法稳定民心,为何不可用同样的法子稳定军心呢?”于成龙轻轻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顿时醍醐灌顶!

对呀,造谣贼军乱杀无辜稳定民心,为何不可造谣贼军假意招降实则屠杀降军来稳定凝聚军心呢。

常宇重重拍了一下脑袋,转身对身边一个随从道:“去寻应总兵,让他在城头议事”。

“于兄,太原之战,本督记你一功!”

常宇看着于成龙重重抱了一拳。

于成龙微笑不语,还了一礼。

“计是好计,不过这个实施起来恐不简单,最好有实例才好”蔡懋德这时轻声说道。

常宇陷入沉思。

士兵都是老油条,不似老百姓那么好傻好天真,随便造个谣就信了,那是需要用实锤来说话。

若无实锤很少有人信,如何才能让士兵相信贼军屠杀降兵之事呢?

“厂公大人,交城来报,周总兵让您速回”。

这时几个锦衣卫匆匆赶来,朝常宇低声说道。

诸人眉色均是一皱,交城处于最前线和贼军一线之隔,任何动静对他们来说都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何事?”常宇也是心中一跳。

“贼军在东边突袭祁县,杀我三百将士!”锦衣卫低声道。

操!常宇顿时虎目一瞪,说好的两天时间,竟然动了手!这其中应是有了猫腻。

忽的常宇心中一个闪光,好似抓到了什么,突然间笑了,诸人莫名所以。

“真他们的要啥给啥,实锤么,来了!”

说着朝蔡懋德道:“蔡大人你准备一下,立刻前往交城”不待蔡懋德反应,又朝朱审烜等人抱了抱拳:“诸位,各司其职,做好份内之事,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到来吧”。

众人脸色一边,知道他话中之意,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常宇说完,转身就要离去,突然目光一撇旁边的朱芷娥,于是笑了笑,“郡主带你去前线玩去不?”

咳咳咳,朱芷娥顿时低头羞红了连,这货真不要脸,当着那么多人……。

常宇嘿嘿一笑赶紧溜走了,因为他感觉到一双利箭一样的目光正刺向他,朱审烜吃醋了么!哈哈哈!

在大南门城楼上常宇和应时盛等一众高层将领商议半个时辰有余后,下城带着几个随从快马离去。

而此时蔡懋德的马车也刚抵达城门口,他身形削瘦,弱不禁风难熬骑马之苦,只能坐车。

常宇一句话让他去前线,他虽疑惑不解,但也应了,除了现在常宇是太原城一把手,可以号令城外,他本身也是个非常负责的巡抚,去去前线又不是第一次,于是当即给部下交代些许,回家收拾一下备了马车便出城。

…………………………………………………………………………………………………………………………

求收藏,求关注!求票票!手里有票的朋友砸起来,感谢支持,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