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成app下载官网

.

惶惶不安地出得江府大门,姜尚被宋异人拉着,甚至快要忘记自己是怎么出来的。

他心底一直涌现阿黄的话,脑海里脑补的是大威天狗子的招式。

他总觉得自己在里面如坐针毡,横竖都是不安。

被宋异人拉着,总算是逃出来了。

他也暗道一声运气好,自己还活着,差一点就交待在里面了。

“大哥,里面有没有高人我不知道,但里面一定有大恐怖啊。”

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一线间,才能真正地明白那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才懂那种寒毛立起的感觉。

冷汗直流。

无法言说其中种种。

那种感觉仿佛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甜美甜美的一天

差一点自己就死了。

他体内的玉虚宫法力,方才也未曾运转,种种法宝也无法祭炼出来。

宛若一介凡人难走半步天路。

他心若似尘雪一般,寒光凌厉,那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传来。

心似茫然间。

杀气凛然转变而去,那玄奥的道韵压迫在身上,让他感到一阵阵骇然吃惊。

运不起半丝法力。

道不起半个字来,可笑义兄还在担忧自己。

“大恐怖?”

宋异人不明所以,也不以为然,“里面一些皆不凡,为兄自是知道这一切,但这就是高人。

二弟,你知何为高人吗?”

“嗯?”

姜尚:“……”

一时间。

姜尚倒是不解,莫非……

这里面还有某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吗?

可大哥只一介凡人,他应该不知道吧。

见得此。

宋异人便忍不住摇头一叹,“高人,便是高高在上,无忧无虑,在世人眼中便是凡俗之辈。”

他知道,姜尚的心境还有待提高。

“二弟,你似乎不想进这院子?”

宋异人迟疑起来,他不知姜尚为何会有这等想法。

但高人居所,坚持‘三不要’就好了。

又有何可怕的。

况且,那三位公子均是和蔼可亲之人,不像是那种大凶大恶之辈。

何来不想呢。

高人当面,压力肯定是有的。

毕竟怕出错嘛。

宋异人拍拍姜尚的肩膀,劝说道:“二弟,今天下并不太平,你我等小民难言国之大事,只要吃饱穿暖便足。

还奢求其他做什么?

求仙问道一事,你也试过了。

如今,也该收心了吧。”

有生意可做。

有活计可生存,还言谈其他做什么。

他也没什么远大的志向。

闻言之。

姜尚摇头叹道:“大哥,我总觉得那院子里太过压抑,似乎存在着可怕的东西。

所以……

你能不能给我换一份活计?”

“二弟,你不想赚钱了?”

宋异人诧异地问道:“今日,我之行为举动,你照着做便是,每月我给你例钱,也能保证你一家子的生活了。

何故还要推三阻四,莫非觉得兄长在强迫你?”

眼看就要误会了。

姜尚哪能叫宋异人有这般想法呢。

连忙就说起来,“大哥莫要误解,此乃弟自己之事,倒是为难大哥了。

况且,弟也害怕打扰到大兄的生意。

故请大哥重新为弟谋划一番,不知大哥以为如何?”

宋异人:“……”

一时间。

宋异人有种想一巴掌就拍死姜尚的冲动。

这混小子是真傻了。

但见得姜尚眼神里的真诚,他也万般不解,难以平复内心的态度。

这混账!

他莫名不言起来,姜尚的固执他是知晓的。

“也罢,随你了。”

宋异人叹息一声,“你决定就好,但此中事,你需要自行判断得失。”

他不想说什么了。

心底升起一句话,叫‘烂泥扶不上墙’。

这个义弟,修道把自己修烂了。

已经太难了。

本想冒着巨大风险,帮衬这位义弟一把,也好让他在朝歌城里活得好一点。

但这位义弟的表现,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也兴不起半点兴趣来。

太差了。

这便不是他的问题了。

“二弟,既是如此,那为兄就先行离去了。”

他一刻也不想多待。

冲撞高人可不好。

虽然他们在外面说的话都很小声,但保不齐人家高人就会听到。

若被高人听去,让其认为自己不对,那就错了。

一切便都坏了。

姜尚一愣,“大哥……”

他叫喊一声,却已然发现大哥离开了。

带着他那群手下,在冰雪交加的寒冷中离去。

没有半点回头的意思。

“我是不是招惹大哥生气了?”

姜尚有些怀疑起来,“看大哥的样子,似乎……已经生气了。”

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啊。

他不解其中真意。

仅仅是不想进那院子罢了。

至于这般生气吗?

姜尚或许不知道的是,他辜负宋异人的好意了。

他冒着大风险带姜尚一起做事,可姜尚最终却辜负他的好意。

这叫宋异人如何能接受。

没有立即翻脸,就已经是涵养比较好的了。

待回到家后。

马氏问起今天的事情时,姜尚眼神躲闪,言辞顾其他。

见此,马氏就知道有问题。

这老东西,应该又惹出事情了。

怪不得没去宋异人府上。

原来如此啊。

当即,马氏又是一顿怒骂呵斥起来。

叨扰不休。

听得姜尚都不耐烦了。

但又不好用法力解决此事,更不好滚出家门。

主要是出去后也没住的地方。

义兄宋异人那里已是得罪,即使要上门道歉赔罪,也要等一等。

今日嘛。

肯定不行了。

于是。

姜尚就只能隐忍下去了。

若换一人来,怕是都难以忍下吧。

实在太过恐怖了。

宋府。

当宋异人把姜尚的事情说出来后,身边的亲人尽皆劝说,叫宋异人不要再管姜尚的。

且看他是否能找到活计,是否能生存下去。

宋异人一听,此计倒是可行。

先啥也不帮了。

作为一家之主,你姜尚总得出去找钱吧。

不然拿什么买吃喝啊。

在生活的压力下,他坚信姜尚会作出选择的。

倒也可以为难其一番。

宋异人的心情便极为舒坦起来。

他暗道:“二弟啊,为兄此举也是为你好,希望你不要让为兄失望才是。”

主要是,姜尚这个人太烂泥扶不上墙了。

也太让人不省心了。

前去高人的住所时,差一点就坏事。

还好高人没有追究什么。

要不然的话,恐有大危机降临吧。

都过去了。

也算是暂且翻过一篇。

只不过。

姜尚和宋异人都不知道,当姜尚走进院子里的时候,院子的主人江缺就已经知道了。

他满脸讶异,暗道:“先让宋异人上钩,这姜尚果然也来了。

不过……

他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罢了。

我也仅仅是因为好奇而已,更何况,那日也见过了。

也就一老头罢了。

没什么稀罕的,太普通了。”

对他来说,姜尚仅仅是在后世具有超高的人气。

但也仅此而已。

除那些虚无缥缈的人气外,并无其他了。

当好奇过后,其实也就那样了。

内心并没有多少波澜出现。

也没有多少想法涌出。

倒是鸿钧和青莲仔细观察一番,毕竟姜尚是天定的应劫之人。

主持封神榜。

有这神仙杀劫在,姜尚注定能风起云涌。

有飞熊相。

但无论是青莲也好,还是鸿钧也罢,都没看出他姜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很平凡,也很普通。

真的看不出有出奇的地方来。

不过。

此时也未到那神仙杀劫真正展露出风头时,自然看不出姜尚的奇特,倒也正常得很。

唯一需要关注的,或许就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姜尚的奇特展现出来。

“这些日子,你们二人可有所得?”

饭后,江缺淡淡地询问一声。

二人均若有所思,但又不知如何言说。

“罢了,待你们感悟深刻后,再说吧。”

见那般情形,江缺就知道青莲和鸿钧都没有总结出来,估计还需要些时日。

而这段时间里,他隐居于朝歌城中。

也是利用金刚镯开始新一轮的谋夺世界本源力中去。

这一次。

他所图甚大。

或许……

江缺心中的想法有很多,但大部分的想法都还没有实现。

只能继续等下去。

彼日,依旧是冰雪覆盖着大地。

依旧是寒霜染满整个天地间,那无尽刺骨的狂风,正吹拂在每一个人身上。

姜尚有些迷茫。

他本是想去义兄府上赔罪道歉的。

但到门口后,还未曾进去就被告知义兄宋异人出门了。

而且是远门。

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回来。

这等结果下,他整个人就懵圈起来了。

难言其中的苦涩,赔罪道歉大概是不行了。

甚至,他也知道义兄宋异人肯定知道他要来,故意躲着不想见。

这等场面他已经脑补到。

只是。

不去义兄府上,自己又该去哪里呢?

似乎……

也没有地方可去。

只得在大街上逛一逛,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活计,以维持生计。

否则,家里那位母老虎怕是又要发飙了。

“原来,做一个凡人竟是这般艰难。”

姜尚算是明白了。

自己的路太惨了。

家门不幸!

他其实觉得自己挺悲惨的,不能赚钱是自己的错吗?

他早年间去寻仙问道,修行去了。

与这世俗早就脱离轨道,哪里还知道什么赚钱的营生,哪里还清楚什么维持生计的活计啊。

大概……只会编草席。

可这东西很难卖出去,利润也薄。

基本上,很难维持一个家庭的生活开支。

此前他就已经用行动证明过了。

不可取。

一点也不可取。

当然。

除这些外,还可以做生意。

但姜尚又觉得,自己本身不是一个圆滑的人,也做不到像义兄宋异人那样周到。

也就导致现目前这般结果,他啥也不是。

也啥都没干成。

若是让玉虚宫上的那位天尊知道,不知会不会气得吐出三升血来。

毕竟姜尚太弱鸡了。

实在是丢他原始天尊的脸,丢他玉虚宫的面皮。

太不值得了。

大雪中,姜尚漫无目的地走着,脑海中却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