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刷黄的小视频软件

..co,最快更新帝后世无双最新章节!

现在晋苍陵眼里心里只有云迟,数着时间等着多久之后看看她能醒,又或是叮嘱着霜儿把饭菜好好热着,哪里会理会跑进来的阿猫阿狗?

这药园里的药材,自然都是云迟的,别的东西他们有本事只管去拿。

只要不进来都好说,他也懒得理会。

怎料,骨影出去一会儿之后就提了一人进来。

一进来便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

晋苍陵立即一皱眉,说道:“丢远一点。”

提进来干什么?

骨影把人放在角落,手一扯,把那人的衣带给扯了下来。霜儿看得目瞪口呆,骨影大人,这是什么操作?

骨影却拿着那根已经有些旧了的腰带走到了晋苍陵面前,递了过去,说道:“帝君,您看看。”

那根边上已经磨损的腰带上,以银线绣着浅浅的一种图案。

晋苍陵接了过来,看了一眼,眸光微深。

日常甜美风梦幻美女在外游玩写真

“人死了?”

“没死,不过伤得很重,好像也是饿了许久。”

“给他上点药,喂点吃的。”

“是。”

骨影立即就去给那人上药了。

晋苍陵看着那根腰带,神情莫名。

为样的图案,他们都曾经看过。

因为丛萝姑姑也有这样的腰带,上面也有这样的图案。丛萝姑姑说了,当年宫中服饰,图案花纹都有规矩。

她是皇太女身边的人,这种图案是皇太女宫中才会有的。

这腰带看着也极老旧了,图案绣织与丛萝姑姑的那一根很像,很有可能是同一批出来的。

骨影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腰带才把人带了进来。

说起来,他们现在本就身处北地,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凤雅国太上皇和太后就幽居在北地行宫,难道离此不远了?

庆公公醒来的时候,云迟也已经醒来了。

晋苍陵与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又在开始给她喂吃的。

庆公公是趴着睡的,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背上虽还是有火辣辣的痛,但是那种痛的程度却明显地比之前好了太多。

而且,他的肚子也饿得不是特别厉害了。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喘了口气坐了起来,迎光望去,便看到了不远处一对男人。

厚厚的雪狐披风就那么被他们垫在地上坐着。

女子娇怜绝美,柔若无骨依靠在男人怀里,明明看着伟岸冷酷的男人,却正动作轻轻地喂着那女子吃东西。

这还是在药王的墓里……

他们如此是不是太过悠闲了?

“们……”庆公公反应过来,立即就改了口:“是们救了我?”

“的身份,来历。”晋苍陵头都没有转过来,夹起了一块红豆金丝糕,喂到了云迟嘴边,“这个是甜的,会喜欢。”

云迟咬了一口,立即满足地微微弯了弯眼睛,点头如猫,“嗯嗯,好吃。”

庆公公实在是不习惯这种画风。

但是背上的感觉让他明白,对方一定是给自己上过药了。

所以他们救了自己应该没错。

“我乃附近的猎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晋苍陵便一道冷冽目光扫了过来。

“说半句假话可以去死了。”

骨影同时把那根腰带丢到了他面前。

庆公公一看到自己的腰带,立即便明白他们一定是能够看出来。

他脸色发白,又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只隐隐觉得这冷酷男子有两三分眼熟的感觉。

“我是北地行宫里的庆公公,太上皇身边服侍的人。”

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这腰带上的学问,查到他的身份本来也只是早晚的事,他也不必瞒着。

只是,越看起来,越觉得这男子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啊。

庆公公忍不住对晋苍陵一看再看。

云迟吃着红豆金丝糕,察觉到庆公公的目光,不由得轻笑了一声,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夫君长得分外好看?”

“咳咳咳!”

庆公公一个没端住,差点儿被自己口水呛死。

哪有女人说话这般的?

这这这,这要让他怎么回答?

“不用害羞,勇敢承认,这有什么?”云迟笑眯眯地,伸手轻轻捏了捏晋苍陵的脸,自己也端详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我也觉得世间男子,最英俊的就是我家夫君了,满意,满意。”

那神情,那语气,简直就像是挑中了一件极合心意的商品。

庆公公咳得更厉害了。

这女子……

看来冷酷无情,一开口就要让他去死的那男人,竟然也没有半点不愉?

放任着女人对他的脸这般评价着。

当真是宠。

庆公公心里想着。

不过,这女子容颜之绝色,也当真称得起数一数二,除了他们当年的皇太女……

庆公公这般想着,脑海里突然像是闪过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抓住。

“凤雅太上皇和太后,”云迟已经看了过来,声音亲切,“现在可还安好?”

什么?

莫非他们认识太上皇和太后?

这二人看着都是通身贵气,气质出尘,难道是另外二国的皇亲国戚?

他和太上皇他们已经离开皇城多年,对这样年纪的贵人的确是有许多不识得的了。

“太上皇和太后,如今……还好。”

庆公公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敢说得太多。

怎料,晋苍陵对他这个答案甚是不满。

“还好是如何?”

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什么还好?

他神情一沉下来,便有一股肃杀之气。

庆公公心里一凛。

这样气势强大的男人,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他到底是谁?

“庆公公只管说实话吧,反正我们也打算很快要去北地行宫拜访一下太上皇和太后二位老人家的。”云迟笑眯眯地说道。

他们要去北地行宫?

庆公公一惊,立即问道:“二位是凤雅人?”

“唔……”云迟似乎对于他这个问题有点儿苦恼,有些为难,“我们是来凤雅寻亲的呢,但是不知道亲人愿不愿意认我们。认了,我们就是凤雅人,不认,我们自然就不是凤雅人了。 ”

是不是凤雅人,他们明显是无所谓的样子。

庆公公听得更是糊涂。

凭他们这般气质,不是他国皇室中人?

还到凤雅来认亲?

“庆公公还没说太上皇和太后如何呢。”云迟提醒他。

别等会儿惹得还在等着回答的晋苍陵一怒,把他直接拍成冰块。

“太上皇风寒严重,缠绵病榻,已有月余。”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