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

李世信的拍摄进度比较紧,在和安小小简单的吃了口早餐之后,便出了门。

张硕负责剧组的群演部分,所以出去的比较早。外加上拍摄地点就体育馆就在市区内,距离建虹小区也不远,李世信索性骑上了自己的三蹦子,用件军大衣把安小小粽子一样的裹了个严严实实,直接扔车斗里拉着就奔赴片场。

一路上,安小小可兴奋坏了。

从小到大上学都是她爸爸车接车送,哪儿经历过这个?

坐在三蹦子后车斗里一路也没消停。

从军大衣里露出一张小脸,一路阅兵一般,对着早上七点半马路上动弹不得的车流招手。

这可把沿途的私家车司机气得够呛——十几万几十万买个车,在市里不如一三蹦子跑得快不说。车上的姑娘还没人三蹦子后斗上的漂亮,这还有王法吗?!

李世信也觉得可乐。

得到三蹦子的时候,他倒是幻想过后斗里拉满满一下子老太太招摇过市的景象。但饶是他脑洞再大,也没想到三蹦子的第一名乘客,竟然是个元气满满的美少女啊!

伴随着三蹦子打了鸡血般的突突突,一路欢畅就到了片场。

这几天的戏都是刘教练和乔红两个人的互动剧情,李世信已经将几个部分心里预演了多遍,都有数。

趁着安小小去化妆的功夫,他找到了剧组的一个技术指导,请其帮忙将此前试镜时候的录像,垃圾场体验生活时发到B站上几个出彩的视频,以及昨天剧组的角色定妆照和现场照片剪辑一番之后,发布到了微博上。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陈安堂已经答应了下来,利用他的团队为李世信微博引流。所以微博内容,他必须跟上去。

看着自己微博里从到达蓉店之后的龙套乞丐,垃圾场体验生活照,试镜视频,剧组定妆照…..一个个形象,李世信相当满意。

既有丰神俊逸,又有楚楚可怜。

看着更新之后的微博,李世信摸了摸唏嘘的白胡茬。

甚妙。

果然,老夫有大红之资啊。

……

与此同时,蓉城第三垃圾分理厂。

迎着早上八点半的太阳,张蛋从自己收拾出来并蜗居了一个多星期的大巴车里钻了出来。

垃圾场里的流浪汉们大部分都已经托李世信的关系,去片场那面帮着剧组搬搬抬抬,做力工去了。

比之前李世信在的时候,冷清了不少。

不过人走茶未凉。

自从张蛋和李二春进驻了垃圾场,并决定在这里定居一段时间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变得先进起来。

李二春和张蛋所住的大巴车顶,按上了太阳能板,蓄电池和电灯炮。电脑和手机用电的问题,晚上的照明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而原本脏兮兮的废车场中间几十平米的地方,也被李二春和张蛋两个新住户给拾掇了出来。放了破沙发,躺椅,暖炉,餐桌茶几等提高生活舒适性的物件。

本来锈迹斑斑的大巴车,也用各色的油漆简单的涂了鸦,显得有些小清新。

大致可以称为院子的空地上,此前李世信收养的那只前爪跛了的土狗二蠢,正在和一只刚刚加入垃圾场大家庭的,被张蛋赐名二蛋的流浪猫疯跑。

纵观现在的垃圾场,之前的颓废蛮荒不见了,反倒是有一种后现代重建废土风。

叼着牙刷,眯眼看着天边掠过的飞机和湛蓝的天空,张蛋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这些天辞了要命的工作,他和李二春在垃圾场里相依相伴的写起了,感受到了这辈子前所未有的惬意。

虽然暂时断了收入,但是心静下来了。

构思了几年但却没有时间付诸行动的侦探系列视频,也被他制作出来发表到了B站上,人气非常不错,隐隐有成为一颗B站大阿婆的势头。

“蛋!蛋你快过来呀!”

正在张蛋将牙膏沫子擦去准备洗脸之时,就听到大巴车里传来一阵惊呼。

“咋啦?”

听到李二春的叫唤,张蛋高声回了一句。

“快快快!快看!老头,老头上新闻了!”

听到李二春一声高呼,张蛋立马扔下牙刷,跑到了大巴车内。凑到仍然缩在被窝里的李二春身边,就见到那破旧的手机屏幕上,将自己吸引到垃圾场的“大师”正在侃侃而谈。

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看到李世信专业儒雅的谈戏时,张蛋心折不已。到了李世信因儿子的一个电话而失魂落魄时,张蛋的双拳,紧紧握了起来。两行眼泪,也不自禁的顺着面颊簌簌滑落。

此前,他只知道李世信是个演员。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竟然是身患重病自感命不久矣,才到了蓉店闯荡!

“二春。”过了良久良久,张蛋抹了把脸上的泪痕,看了看一旁的同伴,“咱们,得为大师做点儿什么。”

此前受到过李世信点拨的李二春也是泪流面面。他可能是网第一个对李世信身世好奇的人,在当时,他还特地询问过老爷子的过往。可是那个时候,老头什么也没说。

现在,通过那条闻易新媒体的视频,得知原来睿智豁达的老头,在乐观从容的外表下,竟然藏着这么多的疾苦和磨难!

李二春受不了了。

“嗯。”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起自从上个星期老头曝光了自己的演员身份,B站上很快流行开的,对老头的嘲讽,挖苦和恶搞,紧紧的攥紧了拳头。

“咱们得让那些自认为被坑了的沙雕们,知道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说吧!咱们怎么整?!”

“来,把手机拿来。咱们俩,拍段视频!”

……

沪海。

出差在外的陈安堂在接到李世信的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自己工作室的运营团队。

号令运营那头在发布了李世信昨日受访新闻的平台上,投放了包括李世信微博连接在内的引流信息。

想了想,又雇了五百个人头的水军,投放到了几个流量较大的,公布了李世信专访新闻的视频网站里。

但是。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在工作休息的间隙,几次看到李世信微博关注增量只以微不足道的幅度上涨,陈安堂无奈的摇了摇头。

(.-`_′-)唉……

老头啊老头,别说我陈安堂不办事儿。

我可是照顾过你了呦!

就在陈安堂觉得,差不多让那五毛钱一条的水军撤了之际。

B站,一个名为“一颗秃蛋”的UP主发布的名为“你还在玩儿流浪大师的梗么?当大师卸下面具,他更加值得我们追随!”的视频,点击量正在快速飙升!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